欢迎来到壹财富,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400-9919-111

24小时咨询热线

首页> 信托资讯

广州农商银行再陷信托贷款逾期风波 贷款不良余额三年上涨220.82%

时间:2021/11/25 10:21 壹财富

  中国科技投资

  近日,广州农商银行再次曝出借道信托放款发生逾期事件,银行对此回复称“对经营无显著影响” 。

  近日,广州农商银行(1551.HK)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向紫鑫药业发起两笔诉讼,涉案的两笔本金分别为2亿元和8720万元,总额达2.87亿元。该案件源于2019年,广州农商银行两次借道信托向紫鑫药业放贷。

  此前,广州农商银行曾陷入25亿元信托违约风波,同是通过信托放贷造成的。而在2019年1月,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强化治理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要求农商行严格审慎开展综合化和跨区域经营,原则上机构不出县(区)、业务不跨县(区)。

  对此,广州农商银行向《中国科技投资》记者回复称,“上述两笔贷款最早于2018年放出,之后第一笔贷款出现不良,公司希望把贷款收回来,才有了第二笔和第三笔贷款。此外,两笔贷款均有不动产抵押,估值在5亿元以上,不会对经营产生太大影响。”

  从近年业绩来看,广州农商银行公司贷款占比逐年上升,截至2021年6月末,公司贷款4027.26亿元,同期不良贷款余额96.47亿元,相比三年前上涨220.82%;不良贷款率2.40%,相比三年前上升1.27个百分点。

  借道信托异地放贷

  近日,紫鑫药业披露的一则诉讼公告显示,公司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被广州农商银行发起两笔诉讼,涉案金额分别为2亿元和8720万元,本金合计达2.87亿元。

  两笔借款可追溯至2019年。其中,2亿元的诉讼金额发生于2019年6月27日,广州农商银行与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信托”)签订了《长安宁紫鑫药业信托贷款单一资金信托信托合同》,信托金额为2.89亿元,信托期限24个月。

  在此之前,2019年6月20日,长安信托作为贷款人与紫鑫药业签订合同,约定由长安信托向紫鑫药业提供贷款2.89亿元,贷款期限自2019年6月24日至2021年6月23日,年利率为9.5%。按照合同约定,紫鑫药业需在2020年偿还到期利息,然而至2020年9月,紫鑫药业未能按时还款付息,长安信托给予紫鑫药业优惠的还款期限和贷款利率,调整部分还款期限和贷款利率。

  直到2021年6月23日,紫鑫药业仍未能按照约定清偿全部债务。因此,长安信托通过债权转让的方式将长安信托对紫鑫药业的债权转让给了广州农商银行。

  第二笔诉讼则可追溯至2019年2月19日,广州农商银行与国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通信托”)签订了《国通信托·广州农商3号紫鑫药业单一资金信托信托合同》,信托金额为9500万元,信托期限12个月。次日,国通信托作为贷款人与紫鑫药业签订了《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国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之信托贷款合同》,约定由国通信托向紫鑫药业提供贷款9500万元,期限12个月,年利率9.5%。

  然而,2020年贷款到期后,紫鑫药业未按合同约定还款付息。2020年6月29日,国通信托通过债权转让的方式,将国通信托对紫鑫药业的债权转让给了广州农商银行。

  截至目前,广州农商银行借给紫鑫药业的两笔贷款,如果算上未支付的利息、逾期后的违约金、罚息等,银行在紫鑫药业处未收回的钱款合计约4.03亿元。而紫鑫药业公告显示,其已陷入资金困局,逾期债务总额近27亿元,目前账上现金不足800万元。

  可以看到,上述两笔贷款均是广州农商银行通过信托通道进行跨省放贷。值得注意的是,这已不是广州农商银行首次发生类似事情,去年12月,广州农商银行陷入一起25亿元的信托违约风波,而此事同样源于2017年广州农商银行通过国通信托先后向华翔(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发放贷款15亿元、10亿元,最终,借款人未按照合同约定偿付任何一笔债权,构成严重违约。

  2019年1月,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强化治理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要求农商银行严格审慎开展综合化和跨区域经营,原则上机构不出县(区)、业务不跨县(区)。

  对此,广州农商银行向《中国科技投资》记者回复称,“上述两笔贷款最早于2018年放出,之后第一笔贷款出现不良,公司希望把贷款收回来,才有了第二笔和第三笔贷款。此外,两笔贷款有不动产抵押,估值5亿元以上,不会对经营产生太大影响。”

  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金融财务系教授、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杨长汉向《中国科技投资》记者表示,目前,农商银行借信托异地发放贷款不符合监管要求,无论是借道信托公司还是农商银行自身直接进行异地贷款业务,农商银行均应坚持“专注服务本地、服务县域、服务社区”的原则。

  “农商银行通过信托渠道发放贷款,既要遵守中国银监会《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银监发〔2017〕55号)的规定,还要遵循有关异地业务的监管规则。农商银行开展银信通道业务,必须严格合规经营。农商银行与信托公司合作的银信通道业务中,商业银行作为委托人、信托公司仅作为通道,信托资金的管理、运用和处分均由委托人农商银行决定,风险管理责任和因管理不当导致的风险损失全部由农商银行承担。如果农商银行通过银信通道业务对信贷资金进行表内表外腾挪、规避异地业务监管,很容易给农商银行带来合规性风险。一旦风险暴露,还会带来资产质量劣变。”杨长汉补充道。

  财经评论员张雪峰分析认为,“银行屡次通过信托渠道贷款从而陷入逾期债务,说明银行的内部风险控制系统很不到位,其对于经营业绩的影响不仅仅在直接影响,还会丧失银行的客户对于该银行的信任,从而间接影响到银行的经营业绩。”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告诉《中国科技投资》记者,“银行不能异地展业以及无法做股权投资,而银行借信托既可解决异地贷款不合规的问题,又可借道信托转为股权投资来符合监管要求。银行屡次通过信托渠道贷款陷入逾期债务,说明银行与信托自身的客户识别与风控都不到位,这必然会对其经营业绩和资产质量带来较大潜在风险。”

  贷款不良余额上涨220.82%

  近两年,广州农商银行一直为A股上市做准备,不过其在2020年12月以“战略规划调整”为由撤回A股发行申请,如今接连出现的放贷“踩雷”是否会影响其上市申请?

  对此,杨长汉认为,农商银行放贷“踩雷”会影响其申请发行股票上市,农商银行不应因为追求信贷盈利而放松合规性要求和资产安全性要求。放贷“踩雷”一方面体现农商银行贷款业务的合规性需要加强、有潜在合规性风险,另一方面体现农商银行贷款资产质量存在隐患、不合规且安全性不能充分保证的贷款很容易转化为不良贷款。

  张雪峰则表示:“放贷‘踩雷’会影响到银行的经营业绩,也会影响到客户对该银行的口碑,上市监管审核机构也会对有过‘劣迹’的银行更加审慎审核以及监管,从而会影响到银行的上市申请。总而言之,放贷踩雷对于银行业绩的影响分为直接影响和间接影响,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信用是很重要的,信用不仅仅会影响到客户,也会影响到监管机构对于该银行的态度。”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广州农商银行总资产为1.11万亿元,较2021年6月末增加223.71亿元,增幅2.05%;营业收入176.96亿元,较2021年6月末增加58.99亿元,增幅50.01%;净利润33.06亿元,较2021年6月末下降3.54亿元,降幅9.67%。

  针对净利润下降的原因,广州农商银行在公告中解释称,“一是集团大幅计提拨备,提升风险防御水平;二是第三季度加大不良债权处置力度,同步消耗了部分财务资源”。由于广州农商银行未披露第三季度详细数据,从近几年财报数据看,广州农商银行资本充足率水平有所下降,不良贷款率上升,资产质量待改善。

  2018-2020年,广州农商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28%、14.23%、12.56%,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53%、11.65%、10.7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50%、9.96%、9.20%。截至2021年9月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77%、9.63%、8.04%。

  同时,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广州农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48.05亿元、83.20亿元、103.10亿元和113.01亿元,呈上升趋势;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27%、1.73%、1.81%和1.77%,除了今年上半年有所下降,其他年份均呈上升态势。

  其中,2018-2020年及2021年中期,广州农商银行公司贷款占比逐年上升,分别为2660.39亿元、3261.35亿元、3798.58亿元、4027.26亿元,公司贷款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30.07亿元、60.23亿元、87.77亿元、96.47亿元,相比三年前上涨220.82%;公司贷款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3%、1.85%、2.31%和2.40%,均处上升趋势。

  此外,2021年半年报显示,广州农商银行已逾期贷款193.60亿元,占贷款总额的3.04%。而去年末该行已逾期贷款125.43亿元,占贷款总额的2.20%,增幅达54.36%。具体来看,今年上半年广州农商银行3个月以内逾期贷款69.43亿元,3个月以上1年内逾期贷款77.22亿元,1年以上3年以内逾期贷款43.84亿元,3年以上逾期贷款3.12亿元,较去年末增幅分别为39.32%、37.74%、173.50%、-10.96%。

  从2020年年报可知,广州农商银行在当年加大了逾期贷款管控力度,因此2020年逾期贷款较2019年减少了16.81亿元,下滑11.82%,逾期贷款占比较2019年下降0.76个百分点。不过至2021年上半年,逾期贷款又大幅增加。

  针对业绩问题,广州农商银行向《中国科技投资》记者表示:“现在整体环境都是这样,只能是加大力度出清不良了。”

责任编辑:唐婧

来源:媒体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