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壹财富,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400-9919-111

24小时咨询热线

首页> 信托资讯

长城信托首次报亏 地产业务暴雷与收缩

时间:2021/05/13 02:16 壹财富

  来源:乐居财经 曾树佳发自北京

  在信托业竞争激烈、调整转型的大背景下,长城资产旗下的长城兴盛信托(简称“长城信托”)也未能独善其身。

  被裹挟在其中的长城信托,经历了业绩亏损、发展失速等情形,尝尽了发展的苦涩。

  经营的压力,使得这家信托公司变得愈加谨小慎微,就连它之前大力布局的房地产领域,也收缩了不少。近年来,它鲜少有新增的对外投资地产公司,陆续退出旧项目的身影,反而较为多见。

  面对困境,长城信托或许也想做出改变,于是引进了新的股东天瑞集团,它是河南“水泥大王”李留法的旗下企业。此后,它发生了一系列的人事变动,新鲜“血液”的进入,放映了其求变的念头。

  垫底AMC系信托

  长城资产与华融资产、信达资产、东方资产,并称为中国的四大AMC,名声在外。它们旗下各有一家信托公司,分别为长城信托、华融信托、金谷信托、大业信托。

  身处在同个阵营中,长城信托与其他三家信托公司比起来,已在规模上被拉开了差距。

  乐居财经梳理发现,无论是注册资本,还是直接对外投资公司的数量,长城信托与它们均不在一个量级。而在营收、净利润方面,除了近年频踩雷的华融信托未公布数据外,长城信托也落后于金谷、大业。

  2020年,长城信托实现营业总收入1.74亿元,年利润总额-8535.72万元,净利润-9820.87万元。截至期末,该公司信托资产规模103.84亿元。

  放眼整个信托行业,分化加剧、强者恒强,头部信托企业占据着较大的市场份额,前10家信托公司集中了行业40%以上的信托资产。

  与头部企业营收几十亿的规模相比,长城信托已身处下游。

  去年年内,它因2017年违规设立子公司,以及2016年设立港海一号单一信托项目存在抵押物评估严重不审慎的违规行为,被银保监会罚款150万元。

  在调控、整合的大环境中,长城信托已变得如履薄冰,以此降低风险。

  截止2020年末,它固有业务风险资本为3,147.60万元,信托业务风险资本为6,778.76万元,各项风险资本之和为9,926.36万元,同比上年的1.58亿元,降低了37%。

  期末,长城信托基于审计后的净资产调整计算的净资本为7.64亿元,大于年末净资产的40%,也高于风险资本。

  表面上,这看似安稳的经营局面,却是以发展失速换取来的。其盈利指标出现了负数的情况,也说明其经营质量正在接受考验。

  2020年,长城信托总资产利润率(税前利润/年均总资产)为-6%,资本利润率(净利润/年均所有者权益)为-8.95% ,主营业务收益率(净利润/营业总收入)为-56.32%。

  若想扭转这种局面,它自身需要不断做出改变。

  人事大地震

  与大多数信托一样,长城信托业也曾经历过一系列的整顿与重生。

  1988年底,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信托投资公司(简称“信托投资公司”)成立,该公司成为了长城信托的前身。

  几年后,信托业开展第五次清理整顿,该信托投资公司也被列入名单中,后于2011年进行增资扩股、更名、改制。有了长城资产等股东的加持,注册资本为3亿元的长城信托雏形,开始呈现。

  总体看来,长城信托的股东背景结构较为多元化,既有大型央企、地方国企,又有一线创投,公司在上下游资源、风险管理、市场创新等多方面,具备着一定的优势。

  不过,它的股权脉络,时有变动。除了早先深圳市盛金投资控股退出,长城资产旗下德阳国资进一步入局之外;后来,河南的天瑞集团也成为了它的新股东。

  早在2019年5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兵团国资公司”),就将长城信托35%股权挂牌公开转让;同年8月22日,天瑞集团出资8.67亿元买下了这部分股权。

  去年,银保监会新疆监管局正式批复核准了天瑞集团的股东资格。

  拿下金融牌照的天瑞集团,是一家综合企业,业务范畴包括旅游、水泥、铸造、互联网物流等。其实控人李留法,在河南享有“水泥大王”之称。

  去年发布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中,李留法以137亿元财富位列第218位。

  近年李留法在水泥领域常有收并购动作,而在金融领域,他旗下也已有天瑞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洛阳农村商业银行两家公司。如今入股长城信托,进一步拓宽了他的金融布局。

  眼下,长城信托由长城资产、天瑞集团、德阳国资、伊犁哈萨克财融分别持有35%、35%、17%、13%股权。由于德阳国资是长城资产子公司,因此长城资产实际掌控着长城信托52%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为了行使股东权利,天瑞集团推荐提名张建中担任长城信托董事暨副董事长,戴维担任独立董事,刘孟涛担任监事(监事会主席),吕超担任财务总监。

  除了上述人事变动之外,应大股东长城资产的要求,去年年内,长城信托还推举吴映江担任长城信托董事、董事长,接下了王文兵的职位;而长城信托总经理喻林,则被推荐成为副高级专家。

  长城信托频繁的人事变动,既是信托公司应对调控背景的必然体现,也是它调整经营形态而发出的信号。

  地产“进与退”

  由于地产项目的高利润,信托公司常常对它们有所偏爱,长城信托也是如此。在它的构想中,即使项目出现问题,仍可以依靠股东长城资产,通过处置不良资产将其盘活,获得更高的利润。

  少了理想状态下的后顾之忧,长城信托在地产界展开了大手笔布局。

  乐居财经查阅获悉,在它直接对外投资的14家公司中,就有5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大连金生房地产、北京中大远洋置业、西安知时节房地产、上海锺伟房地产、西安际华置业等,都包含在其中。

  其中,长城信托甚至持有大连金生、北京中大远洋等公司100%股权。不过,除了鸿坤、金辉等与之有交集之外,长城信托所投资的知名开发商较少。

  2019年,在长城信托的信托资产运用与分布表中,房地产占比48.32%,位列第一;去年,由于调控因素,它在房地产领域有所收缩,但该项指标占比仍为31.44%,仅次于实业。

  长时间在房地产的空间里游走,长城信托也难免踩雷。2015年,是它产品集中违约的年份。

  比如,该公司发行的“长城新盛-财富3号宁波新金和股权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就曾出现兑付延迟的情况。该信托计划以“金和系”旗下璟月湾项目作担保。

  随着房产市场低迷,璟月湾项目的建设和销售进度受到影响,从2014年起销售额大幅下滑;其工程建设和费用,基本全依赖锂电池正极材料板块输送现金流。而彼时金和系的锂电池正极材料板块,也自身难保。

  另一个违约的项目是“长城财富8号无锡新鸿坤商业中心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规模3.7亿,资金用于无锡盛唐商业中心项目建设。因标的资产盛唐商业中心楼盘销售不畅,项目本金兑付延期半年才还款。

  而“长城新盛-财富9号大连金生山海云天项目投资组合集合信托计划”,亦位于展期之列。项目规模3亿,但信托计划成立的近两年之内,楼盘没有对外销售,始终处于未开盘状态,所以信托到期后8个月后才完成兑付。

  为了控制风险,长城信托从2018年开始,就鲜少新增地产投资企业,退出的动作较为频繁。北京长城东部置业、北京长城明光置业、兰州市元森房地产等,都在这期间,定格在长城信托的历史投资名单中。

责任编辑:唐婧

来源:新浪财经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