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壹财富,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400-9919-111

24小时咨询热线

首页 >  中铁信托“折戟”房地产 有个“富爸爸”也不管用了?

中铁信托“折戟”房地产 有个“富爸爸”也不管用了?

时间:2021/04/29 11:28 壹财富

  来源:上海陆家嘴金融

  又双叒叕是爆雷……

  昨晚上,掐着年报季尾声发布业绩的延安必康,暴跌的业绩让11万股东都懵了……同一天,爱迪尔也公布了其巨亏的2020业绩,总市值18亿,亏损15.7亿。

  A股爆雷的间隙,信托也在持续的爆着雷……

  昨天我们看的前途未卜的四川信托,今天我们解读“新雷”加“旧雷”雷雷不停的中铁信托。

  有个“富爸爸”的中铁信托

  有个“富爸爸”的中铁信托,于1980年10月由成都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当时,它的名字还是叫成都市金融信托公司。是我国较早设立且连续经营未曾中断的信托机构之一。

  2005年9月 ,在历经转制、合并、重组后,中国中铁顺利入主,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2007年6月,按照中国银监会《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统一要求,公司换发了新的金融许可证,更名为“衡平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成为首批换发金融许可证的信托公司之一。

  2008年11月,经四川银监局批准,“衡平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更名为“中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目前,中铁信托共有16家股东,股权结构呈现出央企控股、地方国企及民营企业参股的多元化形态。其中,最大股东、控股股东是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A+H)。

  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是由中国铁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前身为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以整体重组、独家发起方式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直接持有中铁信托78.91%股权。此外,还通过旗下的中铁二局、四局、八局、市局等间接持有中铁信托股权。合计,中国中铁最终拥有中铁信托93.008%的股份。

  此外,深圳市通乾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通乾投资”)、曾经的“并购狂人”黄茂如旗下的茂业商业等都持有中铁信托的小部分股份。虽然份额较小,但这些股东,都是相当有厚度的。

  “富爸爸”对中铁信托也是关爱有加。

  在对外投资商,中铁信托共同设立对外投资平台 中铁致远投资(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中铁致远”)(由中铁信托和中国中铁共同持有)、中铁城市(成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铁成都资管”)(由中铁信托、中铁城市发展投资集团(简称“中铁城投”)共同持有)。

  在风险控制上,中国中铁每年都会按照当年净利润10%的标准,提取信托赔偿准备金,用于赔偿信托业务损失的风险准备。2020年,该项提取了9355.1万元,同比上年增加了20.2%。

  中国中铁对中铁信托的“良苦用心”,袒露无疑啊。

  然而,即便有“富爸爸”贴身关怀,中铁信托还是接连“踩雷”。

  “折戟”房地产 中铁信托多产品连连爆雷

  今年以来,中铁信托被媒体冠上了“踩雷王”头衔。根据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2家曾向中铁信托融过资的企业,被法院判定破产重整。

  翻看中铁信托的投资版图,可以发现其巨大的地产“朋友圈”,佳兆业、卓越、新希望、碧桂园、富力、万达、大唐地产、当代置业等一众房企,都与它有合作的痕迹。而在其121家直接对外投资公司中,包含“房地产”“置业”等字眼的,就有44家,占比36.4%。

  地产领域为中铁信托提供了业绩生长的空间,但也让它不断承受着投资的风险,并且也成了中铁信托踩雷的重灾区。

  重庆合景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重庆合景”)

  七年前,中铁信托曾以一笔4.48亿元的借款,驰援重庆合景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重庆合景”),期限三年,借款年利率14%。但后来重庆合景因周转不畅陷入流动性危机,债务逾期,被中铁信托申请破产清算。

  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此前,中铁信托因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纠纷,起诉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中铁信托要求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支付优先级合伙人转让款、赔偿逾期付款损失、承担原告律师费用支出(以上三项合计 960,506,508.95元),目前还在纠纷诉讼中。

  千层浪房地产

  2019年,中铁信托曾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千层浪房地产赔偿1009.4万元,并最终胜诉。但由于千层浪地产已经“下落不明”,中铁信托追索两年毫无成果。

  直到今年2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了中铁信托对千层浪房地产的破产清算案件,此事才有了一些进展。3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告,将于5月14日召开千层浪房地产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中铁信托作为债权人之一,应于4月30日前向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

  以上“旧雷”还未除,中铁信托又添“新雷”。

  凯迪生态

  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凯迪生态)于2021年3月12日发布《关于债权人申请公司重整及公司意见的提示性公告》。债权人中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凯迪生态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同日公司向法院出具了无异议函。

  2021年3月15日,凯迪生态收到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2021】鄂 01 破申 14 号)和《决定书》(【2021】鄂01 破 12 号),法院裁定受理中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对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请。

 新华联 新华联

 

  3月12日,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披露诉讼进展,公司及子公司芜湖新华联文化旅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因涉及诉讼被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纳入被执行人名单,执行标的4.88亿元。

  此外,新华联近日通过自查资产状态,获悉公司全资子公司湖南华建所持有的部分长沙银行股票被冻结。

  新华联全资子公司湖南华建因未按约定偿还中铁信托融资本金36190万元(未包含在前期披露的逾期债务中),被中铁信托依据公证债权文书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现在中铁信托,是“旧雷”未除,又添“新雷”。

  中铁信托的焦虑,我们也是隔屏就能感受到的。从马永红接棒郭敬辉担任中铁信托董事长以来,一直在调校着中铁信托的航向。

  这两年间,中铁信托陆续展开了人事调整,陈赤、严震、李京等,出任中铁信托总经理、副总经理、风险总监。

  今年3月,曾履职中铁信托研究发展部、房地产信托部的王云飞,也被核准担任副总经理。

  除了人事变动之后,中铁信托也在重塑业务架构,大幅下调通道类业务信托。中铁信托2018年的通道类业务信托为3642亿元,占总信托资产的85.37%;隔年,该项类型信托的规模,下降至2627亿元,占总信托资产的比例,也减少至61.75%。

  这样的调整,也导致了中铁信托的发行规模增幅开始下降。

  新高管团队组成后的2019年,中铁信托的信托资产规模4254亿元,较2018年度4266亿元稍有收窄。

  据中国中铁的2020年报,中铁信托在2019年“作为发起人但在结构化主体中没有权益的结构化主体”发行的信托规模为4254亿元,数据与中铁信托同年的信托资产规模一致;2020年,中铁信托的该项数据规模为3633亿元,同比下降17.09%。

  在信托行业分化加剧、强者恒强的大环境中,目前头部信托企业占据着较大的市场份额,前10家信托公司集中了行业40%以上的信托资产。

  虽然“小而美”总被人称之为理想状态,但规模话语权的丢失,也常常会令人有所忧心。去年,中铁信托实现了11.34亿元的净利润,与头部净利润动辄30亿以上的规模相比,其只处于“中下游”。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唐婧

来源: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